X
日期:2016-07-08 08:00:06作者:nic来源:爱活网

nubia Z11与初夏邂逅 年华似水般的清逸这便是乌镇(上篇)

说起江南水乡之美,或许人们脑海中会立刻浮现的是烟雨迷蒙,是古木复苏、是生机盎然、是春风得意、但在这万千长卷般的画面中,又何尝存有一副日浓云淡的夏日景色?我一直认为季节是有生命性的,它不仅仅在冷暖间为我们量度时间的短长,更在依稀间给大地妆点不同的梦色,春、夏、秋、冬各不相同又各有韵味。如若你到过夏的西塘,一定就能忘怀它在春的风情,也不会再介意秋的伤怀和冬的冷栗,因为它就在哪里不卑不亢,用炙热久久在你心底留下自己。

实话说我并没有古镇情结,所谓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于我而言莫不如一叠照片一张残像,久居城市匆忙疲命后断然分不出西塘周庄还是南浔同里。一样的清丽婉约,一样的吴侬软语,一样的水乡风貌,千里好江南。

然而唯有乌镇是不一样的,它没有西塘掠影般初入的烟火,没有苏州滚滚红尘繁花似锦的喧嚣,更没有周庄举棋不定飘然恣意的欣欣作态。纵然游客如织的街头让白日的西塘多了熙攘,路边的楼阁也在夜间默默点燃了霓虹的灯光,但乌镇就是乌镇,没有人属于这里,也没有人真正到过,俯视万千弱水但却只取一瓢饮,从容却又不惧窥探。

夏季的乌镇,明明还是梧桐发叶,柳枝滴翠,桃花梨花姹紫嫣红,麦浪吐青,但这光景却也不再是春的主张,炙烤般的阳光照向大地却被屋檐漫挡,洋洋洒洒的的落在老旧的石阶形成斑驳的光影。正是这些光影照亮了老街沉睡的灵魂,仿佛尘封的邮戳被揭开,慢慢展露出活力,在质普古老的街巷中超然自得。

不过可别以为水乡的夏会有所收敛,乌镇的夏季仍然具有令人挥汗如雨的威力,在巷弄、在街道、在古老的青石板上,烁玉流金的日光炙烤大地,这时沿河的茶馆就成了行人的“避难所”,用一晚淡糖绿豆汤或是一杯味苦的凉茶,吹走恼人的酷暑,静静坐在窗边望着河上来往的乌篷船载着人不时跳跃一句欢声笑语,乐得逍遥。

关于乌镇的众多字句中,除了那句“来过,便不曾离开”,印象最深的就是“枕水”二字,简单几笔,勾勒出太多的情怀。它不只是一个美好的期许,更是一个缩微版的西栅,与水而居,青山隐隐,绿水悠悠,锦瑟流年,红楼春梦,渐隐渐行。用nubia Z11随意记下的几张, 却也有美好的回忆。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