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日期:2016-07-18 12:09:46作者:African Neal来源:爱活网

索尼衰落真相调查(8):不具备技术判断力的悲哀

编者按:

第二位采访对象是索尼初代CFO伊庭保先生,即便是对索尼非常了解的人也未必知道他的名字。但说到在去年6月,曾经爆出有索尼退休员工联名上书要求CEO平井一夫重视技术开发的消息,这场活动的领导者就是伊庭保。作为索尼创始人曾经的左膀右臂,伊庭保是经历了公司创业期的老功臣,深刻明白技术对索尼的重要性。

连载回顾:

索尼衰落真相调查(1):SCE成立背后的故事

索尼衰落真相调查(2):现在的索尼员工变得越来越没种了

索尼衰落真相调查(3):久夛良木健就是玛利亚凯莉这样的任性艺术家

索尼衰落真相调查(4):若身在创业期,平井一夫或许能成为英雄

索尼衰落真相调查(5):SCE曾有过吞并索尼总部的想法

索尼衰落真相调查(6):索尼并不是一家技术公司

索尼衰落真相调查(7):索尼的本质就是高级玩具公司

索尼衰落真相调查(8):不具备技术判断力的悲哀

索尼衰落真相调查(9):让出井继任CEO就是一个错误

索尼衰落真相调查(10):工作一定要带着玩乐的心态

索尼衰落真相调查(11):上司Fuzzy部下就会Busy

索尼衰落真相调查(12):被出售的索尼救世主

索尼衰落真相调查(13):必须要加油,发挥想象力才行啊

索尼衰落真相调查(14):连比尔盖茨都想要一台的AIBO开发秘史

索尼衰落真相调查(15):是出井扼杀了前途无量的机器人业务

索尼衰落真相调查(16):出井社长应该去做心理咨询

索尼衰落真相调查(17):心流管理的日本实践

索尼衰落真相调查(终):斯人已逝,徒留空悲切

以下是采访原文:(原标题「所以我向索尼提交了建议书」,刊登于日经BP日文站;作者,宗像诚之)

前言

第二章的人物是伊庭保先生,1995年他在出井体制开始的时候出任初代CFO(最高财务责任人)。他是被丸山茂雄尊为老师的人物。当时索尼的附带利息债务接近2兆亿日元,相当于索尼当时销售额一半左右,今天我要采访这个危急关头出任CFO的人。

伊庭保:

1935年生于东京。59年东京大学法学系毕业后,进入索尼。78年任瑞士索尼海外总经理。83年兼任索尼国际财务社长,索尼商务社长。86年资材管理本部长。87年索尼董事。88年索尼生命保险社长。92年索尼专务,94年索尼副社长。95年索尼CFO就任。99年退任CFO,同年就任SCE会长。2000年索尼副会长。2001年索尼顾问。2004年索尼金融控股会长兼社长。2006年退任索尼顾问。

记者:伊庭先生曾于2014年11月开始多次向索尼的首脑阵营递上经营改革提议书,这对一名多次身居索尼要职的退休员工来说是一个异例。你的本意是什么啊?

伊庭:首先你要知道,这并不是突发奇想,是我看到索尼这十年来长期经营不振而做出的行动。

2006年开始索尼的顾问制度被废止,我就从顾问的位置上卸任了。虽然肩章上写着索尼社友的字样,但是自那以后索尼的一切事务就与我无关了。那个时候开始,不只是退休员工,就连社员里面都传出对有关霍华德·斯金格经营的忧虑。但是我对于前景还是保持乐观态度的,因为索尼人才雄厚。就算是一时出现问题,之后也会好起来的。

关于将电子事业里以电视部门为中心的急速收益性恶化再振兴这件事,我很看好中钵良治先生(曾任索尼社长)。他和斯金格不一样,他是技术型的。只是他专攻的是磁性产品素材这一块,经营索尼必须要对全产品类别都要有所掌握,这个担子对他来说很重。他虽然成为了电子业务的CEO,但是并没有得到社内外的期待。

「没有让技术人才得到发挥」

记者:在那之后,中钵先生离开了社长职位,然后进入了会长兼CEO的斯金格再兼任社长的时代了。

伊庭:斯金格当时指名了4个人作为下次CEO的候补,他称之为「四个火枪手」。虽然里面有两个技术型的人才,但是被斯金格判断为不合适。最后是非技术型的平井一夫成了斯金格的继任者。

斯金格作为领导人,他应该是理解技术的重要性的。但是,他认为那些索尼元老级的技术人才并不适合经营。中钵先生从一线退下来后,索尼的社内董事里面就没有技术型的人了。

理事级别的人事里面,也反映了斯金格的「技术型人才缺乏经营者资质」的想法。虽然不能很明确地说明,但是索尼管理者里面技术型人才明显减少的原因,其实不难解释。

2012年终于等到斯金格退下来,平井继任社长兼CEO。平井上任的第一年,因为把资产出售,所以连结最终结算呈黑字状态了。但是到了2013年由于电子业务赤字的原因,最终结算还是赤字。到2014年连续2年赤字,变成了没法看见业绩回复的兆头。

平井和斯金格不同,本来我期待着他会让更多的技术型人才参与到经营里去。但是,他没有这样做。到现在也没有让技术型人才发挥能力的机会。

「我实在不能忍受索尼继续这样凋零下去」

记者:平井成为社长,终于等到了日本人回归经营的顶点,但是状况完全没改变。你感到了危机所以才写了提议书吧。

伊庭: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人不只我一个,很多退休员工都深有同感。虽然程度不同,但是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看法「让更多的技术型人才参与到经营里去」。于是我就自己分析了电子业务业绩低迷的原因了。

1994年,自PlayStation发售的20年来,索尼再没有推出能称之为革新时代的产品。我猜原因是因为索尼的董事会和经营层里,熟知电子业务的技术型人才太少。所以选任更多的元老技术人员到董事会、执行理事里面,让熟知技术的人才投入到经营里去,这是让索尼走出困境的有力办法,这就是我的想法。井深先生、盛田先生、岩间(岩间和夫,原索尼社长)先生,曾经的这些技术者们,创造了索尼光辉的历史。但是如今并没有继承这些传统,我实在是不忍心看着索尼继续这样凋零下去。

我怀着「必须要做些什么」的心情,向现在的首脑阵营写了赶快进行经营改革的提议书。不只是我个人的意见,很多退休员工也一起经过多次的讨论才完成了提议书。

和现任干部的讨论「一直都是平行线(毫无交集)」

记者:提交提议书之前,你和索尼宣传部门的干部讨论过了吧。

伊庭:提议书完成的时候,为了让企业管理的观点能反映出事实关系的正确性,我已经多次和索尼总部的宣传以及法务人员打过交道。只是怎么说呢,有点理所当然的吧。他们对于现在的董事会构成是一个拥护的状态。他们很多意见只是形式上的,他们缺乏了「对索尼来说最合适的董事会和经营构成是非常重要的」这种观点。所以我们之间的讨论一直都是像平行线一样。很遗憾,索尼社内把这种议论称之为“神学争论”,这个说法传到我这里来了。对于我这个「要经常去想怎么样才能让索尼更好」在盛田时代被锻炼出来的人来说,只能仰天长叹了。

于是我就萌生出「和他们说也没用」「只能直接向经营层陈述」的想法,也不和干部级别的人打交道了。最后经由他们听到的「对索尼来说最合适的董事会和经营构成是非常重要的」这件事,平井先生以及吉田(吉田宪一郎,现索尼副社长兼CFO)怎么想的根本不知道。于是,只能向经营层反复送上提议书了。

虽然写了多个提议书,但是都以深挖索尼经营结构的历史变迁为根据,详细地总结什么是对索尼最好的经营体制。

制造业的经营者应该是群「技术劳动人才」

伊庭:引用盛田先生的话。他经常说「经营者应当是技术劳动人才」。所谓的「技术劳动人才」是「不只要理解技术,看清技术的方向,还要有洞察未来能力的人」。我认为包括索尼、制造业的未来,都应该这样。特别是索尼,剖析历史来看,正因为有优秀的技术劳动人才担任经营者,才有了那段成功的光辉岁月。

根据事实来推导,假如经营领导人「不是技术劳动人才」的话,那应当在经营领导人的身边安排一个熟知电子业务技术的人才,让经营组变成由劳动技术人才所驱动,这样才是正途吧。

盛田先生在面对索尼困境的时候,对社员发表警句,鼓舞了大家。当时有一个会议叫「部课长会同」,那个会议是部长和课长同时出席,那时候大家直接聆听盛田先生的话后都感到很振奋。每句话都留在了心里,干劲就出来了。那时候出了很多名言。

「让公司倒闭的是库存堆积,那是消化不良,没有其他原因」「公司会选人,人也有选公司的权利。如果合不来那就算了」。他直率地诉说危机感,并把产品品质的下降认为是「悲惨的事情」,这些都是上世纪80年代的事了。

提议书「被完全无视」了

记者:提议书送上去后,平井和其他的董事们,这些经营层的人有什么反应吗?

伊庭:非常遗憾,多部提议书每次送上去以后都没有得到经营层的任何回复。他们对我提议完全无视的做法估计就是表明「现在的经营结构已经很好」。

花费时间总结出来的提议,平井先生和吉田先生再加上董事会、执行理事,谁都没给我回应和答复。这种完全无视的做法真的令人不舒服啊。虽然找那些为什么会被无视的原因根本没有意义,看来我们这些退休人员和现在经营层的价值观肯定是不同的了。

提议书成了铃木副社长提拔的因素?

记者:最后向索尼经营阵递交提议书是白干了?

伊庭:也不能完全那样说。提议书送上去后出现好的结果是,铃木(铃木智行,现索尼副社长)先生于2015年就任了副社长这件事。可能经营层会否认说「根本和你没有关系」。铃木先生作为一个工程师,在半导体为中心的设备领域里有着长年的经验,他是一个能为了电子业务再次振兴而燃烧热情的人。这是我从其他人那里听来的,他进索尼的时候就对周围的人说「我将来要成为社长」。有这种志气的人,不就能期待他能成为一个优秀的经营者吗?同样是技术出身的,他和中钵先生不同,应该是能期待的。

假如今后他能被选任为社内董事的话,不就能期待一下索尼的经营体制变得更加重视技术吗。虽然这个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但我想这起码是个很大的进步。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