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日期:2016-08-02 11:40:51作者:alsed来源:爱活网

我可以没有滴滴 但不能没有Uber

滴滴接手Uber中国业务,意味着旷日持久的国内约车大战告一段落,而进入一个相对平稳的时期。

对于滴滴收购Uber中国,我们可以想象到以下画面。

不开心的Uber君:中国市场太大了,钱都不够烧了。

开心的滴滴君:嘿嘿,我有阿里巴巴、腾讯做靠山,不愁没钱。

不开心的Uber君:我在全国60个城市,每周出行4000万次。

开心的滴滴君:我在全国400多个城市运营,每周出行1亿次。

不开心的Uber君:好吧,你赢了,收了我吧。

开心的滴滴君:10亿美元,拿去花。

滴滴先是吞并了快的,接着又拿下来Uber中国。无论是出租车叫车市场,还是专车市场,已经没有能与滴滴相抗衡的了。至于易到用车、神州专车之流,只能徘徊在外围瓜分剩下的一点蛋糕。

我曾经是Uber的粉丝,只因为它那舒适的环境与便利的体验。只要坐过Uber,你就不会再想去碰设施差劲、服务糟糕的出租车。更不用说车费完全是自动扣除,到目的地后直接下车,这种体验是出租车所没有的。正如很多国外引进的服务那样,Uber代表的是更先进的生产力。

但这一切的赞誉,都是建立在适当的价格上的,这就是中国市场可悲的真相。

曾几何时,Uber的资费比出租车还要便宜,这是最让人无法拒绝的一点。然而当我发现,Uber开始动不动地设置雷区,往上哄抬价格时,我就知道是时候告别Uber了。所谓的雷区,经常出现在下雨天、深夜、高峰时段的某一块车辆稀有地区,雷区内的价格会乘以一个倍数,至于倍数多少看的应该是Uber的心情吧。

有时你可以走个1公里以避开雷区,但因为雷区的范围没有告诉乘客,所以这是个非常冒险的行为。到后来滴滴也开始引入雷区的机制,只是他们变了个花样,如果乘客不加钱的话就没有司机愿意接单。

此后另外一个让我对Uber敬而远之的原因是,我无法向他们索取到发票,这可以成为报销的凭证。尽管他们提供了索要发票的服务,但一年过去了,我第一次乘坐Uber时的发票依然没有送到我手上。所以随着车费越来越贵,又不提供发票,我想不起还要用Uber的理由。

滴滴最开始的时候是通过预约出租车来吸引用户,其与快的之间的烧钱大战相信大家还记忆犹新。后来Uber进入中国,滴滴也开始染指专车业务。说实话我没有用过滴滴专车,滴滴出租车倒是不时在用。自从没有补贴后,只有当我发现附近拦不到车时才会想起滴滴这货。

当年滴滴、快的的出现创造了一种需求,但同时也助长了出租车司机的一种歪风——他们根本不接待散客。我曾经与几名使用滴滴、快的的司机聊过,他们透露如今的年轻人基本都在使用叫车软件了,而且使用叫车软件他们也能赚到更多的钱。那么,无视路边的那些伸手党自然也是情理之中了。

后面的事大家都知道了,补贴政策逐渐消失,政府也在不断纠正叫车行业的乱象。我们还是可以在路边伸手拦到车,至于那些已经被滴滴用户预约了的司机则会在车子顶部打上“电调”标志。于是渐渐地,我也不太使用滴滴了。不过对很多人而言,能够在出发的前几分钟叫好一辆车在楼下等待,也是一种享受吧。

但正如标题所说的,我可以没有滴滴,但不能没有Uber。

只因为滴滴已经是行业的老大,尽管它对我的生活来说不具有太大的必要性。而Uber的存在仍然可以维持一定程度上的竞争,最重要的是它能倒逼出租车行业提升司机自身的素养的服务。因为Uber是专车服务的始祖,它本身代表了约车行业一个比较高的服务标准,这种标准后来也被易到用车、滴滴专车、神州专车等竞争者复制了过去。

同时我也可以看到,出租车行业也在发生一定的改变。现在司机都会在你上车的一刹那主动问好,并询问你想去哪里,这是过去所没有的。我很希望看到行业的转变,而Uber中国业务的继续运营说不定可以推动这种转变。

而且滴滴相比Uber的格调差距在于,Uber正尝试一些叫车以外的业务,比如外卖,这在美国已经开展了业务。而滴滴除了叫车,似乎没有其他创新的举动。在一次与Uber司机的聊天中我也了解到,Uber司机有自己的群,还有自己的聚会,他们俨然已经发展成一个组织。这样的组织活动能否实现自律,进而成为一种行业进步的力量,这尚不清楚。

Uber中国被滴滴收购,可以说是一种无奈,这是由中国特殊国情所决定的,有其必然性在里面。中国的互联网行业已经规模化,加上近几年实体经济的不振,资本更是快速流向互联网,要想复制一个乃至多个Uber并非难事,所以Uber在国内会面临比其他国家更艰难的竞争。要么投降,要么妥协,Uber中国选择了后者。

说白了,共享经济这事还处于刚刚起飞的阶段。无论是滴滴也好,Uber也好,要想找到一个稳定的赢利点并非易事。滴滴在国内的大肆并购也正说明了这一点,要么做强,要么做大呗。按照这样的事态发展下去,我觉得会有更多的叫车软件倒下,但即便最后只能活下来一个,我也希望那不是滴滴。


(左,柳青;右,柳甄)

给大家说一件特有趣的事,滴滴总裁是柳青,她是柳传志的女儿。Uber中国的负责人是柳甄,她是柳传志的侄女。另外,神州租车也是联想控股投资的。你敢说这不是家族生意?前脚政府宣布约车合法,后脚滴滴就把Uber中国收入囊中。果然互联网行业只有大佬才玩得起,现在滴滴看似是BAT三家投资,实际上叫车行业却是联想家族这个大财阀控制的。那些媒体分析来分析去,也没分析到这点嘛。人家有钱人玩的东西,不是那些月领三四千的小编可以看得懂的。

(编辑:alsed)
关键词: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