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日期:2016-08-17 11:18:44作者:African Neal来源:爱活网

索尼衰落真相调查(13):必须要加油,发挥想象力才行啊

编者按:

索尼失落了20年,日本也失落了20年。20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人的观念,现在的日本人缺乏拼搏精神,失去了过去支撑起经济腾飞的创造原动力,以至于迟迟无法诞生出新的产品来。日本如此,索尼也是如此。大曽根幸三显然是个乐观派,他认为日本人不必为如今的萎靡不振的经济形势而沮丧,“不要郁郁寡欢,加油吧”。

连载回顾:

索尼衰落真相调查(1):SCE成立背后的故事

索尼衰落真相调查(2):现在的索尼员工变得越来越没种了

索尼衰落真相调查(3):久夛良木健就是玛利亚凯莉这样的任性艺术家

索尼衰落真相调查(4):若身在创业期,平井一夫或许能成为英雄

索尼衰落真相调查(5):SCE曾有过吞并索尼总部的想法

索尼衰落真相调查(6):索尼并不是一家技术公司

索尼衰落真相调查(7):索尼的本质就是高级玩具公司

索尼衰落真相调查(8):不具备技术判断力的悲哀

索尼衰落真相调查(9):让出井继任CEO就是一个错误

索尼衰落真相调查(10):工作一定要带着玩乐的心态

索尼衰落真相调查(11):上司Fuzzy部下就会Busy

索尼衰落真相调查(12):被出售的索尼救世主

索尼衰落真相调查(13):必须要加油,发挥想象力才行啊

索尼衰落真相调查(14):连比尔盖茨都想要一台的AIBO开发秘史

索尼衰落真相调查(15):是出井扼杀了前途无量的机器人业务

索尼衰落真相调查(16):出井社长应该去做心理咨询

索尼衰落真相调查(17):心流管理的日本实践

索尼衰落真相调查(终):斯人已逝,徒留空悲切

以下是采访原文:(原标题「站起来吧!索尼的“不良社员们”」,刊登于日经BP日文站;作者,宗像诚之)

大曽根幸三:

1933年生,56年日本大学工业学部毕业后进入Miranda Camera公司(日本的照相机企业,1976年倒闭)。61年进入索尼,一直负责音响领域,从卡式录音带到MD,还有随身听系列的开发。89年担任常务,90年为专务,94到96年为止为副社长。2000年就任Aiwa会长,2002年退任。

穿着T恤衫、牛仔裤参加董事会?

大曽根:大贺先生退任社长后有20多年了,索尼一直处于低迷状态。虽然在2015年实现了3年来首次的最终黑字结算,但是这能持续多久呢,现在连索尼的经营层也预测不了吧。我认为现在业绩虽然转好了,但还不能到让人放心的阶段。

记者:我觉得索尼就专注发展电子业务就好了啊,为什么还要发展电影、音乐等娱乐业务还有人寿保险、金融等这些和生产脱钩的领域啊?

大曽根:扩大到电影音乐,金融业务的想法是盛田先生提出的。以当今的眼光来看也是一个异例。进军金融领域是盛田先生强烈提出「不能总向银行低头,什么时候索尼集团也要有自己的金融业务」这句话开始的。井深先生作为一个纯粹的技术人员,他想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在硬件领域陆续地做出新东西出来。而盛田先生和井深先生不一样,他感兴趣的领域非常广泛,所以就进行影视、音乐、金融这些多元化的经营了。

收购了音乐公司和电影公司后,就在索尼的母公司召开干部会议了。美国的索尼音乐娱乐公司和索尼电影娱乐公司的干部们都要来到东京。那真的是文化上的冲击啊,他们居然穿着T恤衫和牛仔裤,甚至直接穿着运动鞋连袜子都没穿,就这样来母公司了。我们这些穿着西装来的人都惊呆了,大家像看着「另一个世界的人一样」,甚至有人说「真的要让这些家伙进索尼集团吗」。

因为参加会议的人外观完全不一样,现场充满着一股违和感。我们这些满脑子都是开发东西的人感觉到这和我们的世界不一样,所以这也是后来让他们放任经营的原因之一吧。美国索尼电影公司的两个经营领导有时候会把公司的钱花得很狠。他们是大贺先生到美国后,被认为是在好莱坞的世界里能用的人才,这里面可能是语言文化不同的原因吧,再者索尼也没有做过娱乐业的管理。到底什么人能够在这个业界里能够信任,这里面的洞察力也不够。

音乐和电影的世界是和我们的不太一样。盛田先生收购和电子业务完全没关系的业务,原因可能是想用软件来强化硬件的销售吧。未知的业务再加上是外国的企业,人脉什么的都没有的状态下就进入新的领域,这里的风险肯定是高的。

「因为PlayStation远离母公司才能自由地开发」

记者:在电子业务和娱乐业务之间还有一个游戏业务,开始这项业务的时候大曽根先生有过什么意见吗?

大曽根:我担任副社长的时候对久夛良木提了些意见,「因为索尼不是玩具公司,所以游戏的主机不能带索尼的名字」,然后大贺先生也同意说「那是对的」。所以PlayStation就没有带SONY的字眼了。现在也是比起索尼的产品,大家对「PlayStation」更有共识。那就很好了。正因如此,所以计划不由索尼母公司来操作。PlayStation不是索尼的完全子公司,而是由索尼音乐娱乐公司和索尼合资开的公司。

但是我引退以后PlayStation成为了摇钱树,而且比母公司更能挣钱,于是就变成了索尼的完全子公司了。我们本来的意愿是要游戏业务能够远离母公司,自由地成长才和索尼音乐合资的。

但就因为钱的问题,居然把其吸收成为完全子公司了。我对这个资本政策感到很不属于,分别成立公司是有意义的啊。但是他们没有充分地考虑,就因为能挣钱就轻易地改变方针,这种做法不太好啊。

来自任天堂的游戏机开发委托?

记者:我听说过进入游戏业务的时候,索尼母公司里很多人都反对了。

大曽根:我并不反对这样事,只要不加上索尼的logo就行。PlayStation的原型机原本是任天堂委托开发的,但是以任天堂说「还是不用了」为开端,而且还说了「这期间的开发费用我们是不会给的」。因为这些毫无道理的话,于是我们就决定「好,那就我们自己开发」。于是久夛良木就和大贺先生商量试着去做了,事情就是这么一个经过。然后PlayStation就诞生了。

不管经过是怎么样,在那个时候加入游戏业是正确的。当时任天堂是唯一的王者一般的存在。因为那种状况,所以大部分游戏制作公司只能听着任天堂的话。大家只能带着不快的心情,听着强大的任天堂的话在做事。

就在这个时候大家知道有一股新的势力要加入,大家都高兴得快跳起来了。我当时就想如果索尼加入了游戏业,就能跟软件公司搞好关系了。索尼拥有音乐和电影业务,在集团的公司里应该要有理解内容产业重要性的人才。

虽然是因为一些针锋相对的话而决定成立的业务,但是冷静地想一想,我们是有和任天堂一战的能力的。

索尼复活的关键在于优秀的“不良(不听话)社员”

记者:但是PlayStation之后索尼并没有崭新的人气产品。今后索尼还能再做出以前那种人气的商品然后让索尼复活吗?

大曽根:索尼还是可以的,还有重建的余地。索尼应该还有很多很有想法和能力的工程师,但只是因为被只懂管理的人“不良”化。虽然因为裁员很多人都走了,但是这些不良社员还有一部分留在索尼。

这些人因为成功报酬和业务效率化而变得不能自由开发,呼吸困难而变得毫无干劲。重要的是不管怎么样都要在这些人才辞职前把他们的干劲呼唤起来,让“优秀的不良社员”在公司里面腐烂真的是一件很浪费的事情。那就是索尼复活的关键吧。

能把0变成1的人和能把1变成100的人是完全不同的。稍微优秀点的技术员可以把1变成100,但是能把0变成1的人那就很稀有了,因为从无到有很困难。那种人对待事物会异常的纠缠,而且可能会被说成是个怪人。如果不能把那些人经营好,那就产生不出新的有趣的东西出来了。

狐假虎威的人手下只会招来狐假虎威的人

大曽根:我真的很希望索尼的经营层能够很好地经营好那种人才,如果没有能对技术有预见性的经营层那就很难实现了。领导不懂技术,那就要在左右手安排技术系的人才,用于取长补短。让有能力的不良社员发挥干劲,对技术的眼光是很重要的。而这种有眼光的人应当在公司内部选出来。社外董事不管多优秀,他们也不会懂得索尼对待人才的重要性,所以应该提拔那些人上来。只要把这些经营的问题搞好,索尼就能在公司的内部长出复活的树苗。有异能的领导下面就会跑来有异能的人才。相反,狐假虎威的人手下只会招来狐假虎威的人。

「不要郁郁不欢的,加油吧」

记者:大曽根先生这干脆的话真是带劲,让人充满干劲。你有什么话要给衰退的日本电机产业和日本的技术人员说的吗?

大曽根:媒体虽然整天在那里说一些「失去的20年」等晦气的话,但我觉得应该多报道一点积极向上的报道啊。虽然日本的GDP被中国赶超的事情是事实,但是在世界那么多国家里面我们国家的GDP还是在第3位啊。就那样不也很厉害吗。

我们应该从产业的历史中学到些什么,用什么方法把日本强势的地方延伸并发展下去。如刚才所说的,在化学和生产的领域里,日本还有技术上的竞争力。要把强势的产业变得更强。日本全体不要郁郁不欢的,加油吧,这就是我想说的。

能够在世界擂台上战斗的电机生产企业还有很多的。在数字家电零件企业里面有村田制作所和京瓷,而TDK原本就生产化学领域的产品,阻抗电容器等。但是像中国韩国却没有能生产出那种性能的零件的厂家。

不是说美国的iPhone里面,每一台都有35%是日本生产的零件吗。以日本产零件的信誉和品质还有化学领域的强大看,现在也是很有竞争力的。

然后就是装置和机械的世界,贴片机等生产设备也是。在产业机械里面有小松这样的公司,它属于机械装置的领域,这个领域的产品也是新兴国家所不能简单就能模仿成功的。数字领域里面只要有懂数字的人就能模仿,但是机械领域就不行。

然后机械和生产装置的结合就是汽车了。虽然数字家电都被新兴国家超过了,但是日本还有很多的汽车企业,除了一部分以外,大家都有很有个性地在成长。

所以在产业机械和素材,生产设备,医疗机器,机器人等这些领域里面,日本还是能发展的。而且日本在这些领域里面都有着技术基础还有完善的开发、生产线,成为产业基石的企业也在不断成长,应该强化这些领域的企业。

「市场成熟?别说些傻话了」

记者:你的意思是,不是面对最终消费者市场,而是成为像B2B这样幕后的角色才是日本生产者的生存之道吗?

大曽根:我不是那个意思,那只是想法。虽然有人摆着「所有市场都已经成熟了」的样子在说话,但我还是想说「别说傻话了」。现在的产品市场根本还不够成熟,最近的产品只是机能提升,根本没有新的东西,所以谁都没有想要的冲动。这个是成熟市场的错觉,这里面还有未知的新的世界,必须要创造新概念。

消费者觉得要买新的产品不只是看现有产品的机能和能力,所以最开始的目标设定能力很重要。要说成概念也行。怎么说呢,现今日本企业的最终产品都没有了制造产品概念。可能是那种做1到100的人太多才导致最后只有能力和机能提升的新产品出现吧。而之所以看不到有目标设定能力的人,只是因为能把0变为1的人本来就少。另外,那种人在日本会不会被重视那是另一个问题了。

比如优衣库所出售的衣服,那是上古时代就有的产品了,但是在如今的产品市场上他们以全新的产品概念让企业得到了快速成长。日本电产也是这样,马达什么的100年前就有了。日立制作所的创业人也是做马达起家的,但是马达需求层面在不断扩大,市场也在延伸。

所以我想说「不一定要做这个世界上没有的东西」。像衣服、马达这类的,本来就有的东西只要配合新的想法就能产生新的东西。

「首先就是去尝试吧」

大曽根:白色家电领域也很意思啊。最近戴森制造了无叶风扇,虽然只是风扇但是在白色家电领域还有很多革新的产品出现。洗衣机和电饭锅这些,日本特有的产品,能够以高价卖出。这类产品即便和中国韩国竞争,也能保持很高的利润而不用降价吧。

因为媒体过度报道数字家电输给中国和韩国这些事情,导致大家都很低落了。不只是电机,日本人在各种领域里都做了很多新的东西。在优势的领域里做出大胆的想法,然后「首先就是去尝试吧」。如果那种模式能够实现,那么日本就能做出更多的新产品。

什么时候能出成果,结果如何,这种管理层的想法先放一边,对吧(笑)。首先是自由地去想,去想想大家有什么不方便的,怎么样才能变得更方便,怎么样才能让世界变得更快乐等。

例如,现在的高速公路到了新年还有黄金周会变得很糟糕吧。如果能在汽车上安装像无人机那样的东西,直接飞上到3米高,一下子就飞到不堵车的地方然后又降落到路上。因为无人机能够垂直升降,这个技术能不能和汽车配合等等。

你可能会被其他人说成是「像个蠢蛋」「根本没可能」。但是,首先你要去发挥想象才是最重要的。不那样的话就没有从0到1。

汽车还在不断地向前进化,新的需求也在不断产生。发挥想象以汽车为基础创造新的东西。服装、马达、汽车这些还被需要的东西,看的不是成熟的市场,而是产业的成长。不需要的东西就会被淘汰,有必要的还会继续存在。

发挥想象就能产生新的东西

大曽根:服务业也是这样。7-11就是在和魂洋才(译者:类似于中体西用)之下产生的新型零售服务。源于美国的服务业用日本特有的风格,才进化成现在的便利店商业,赶超老东家了。而失败的做法是,把国外流行的东西直接拿到日本,最后做得却不怎么样。不把东西做成面向日本是不行的。「无魂洋才」那就成就不了现在的7-11了。

在这方面星野度假也做得很有意思。旅馆行业以前就有了,但是他们采用了日本特有的招待风格,而被外国人和日本的富裕阶层所接受。原有的服务再加上日本特有的、好的强的东西就变成了新的东西。

要有「发挥想象,必定会有新的东西出现」这样的精神。让日本变得活跃起来,取回自信。

(未完待续)

声明:本文编译自日经BP日文站《我们曾经爱过的索尼》系列文章,原作者宗像诚之。翻译仅供分享,不代表爱活网立场。

(编辑:alsed)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