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日期:2016-09-21 10:24:31作者:Erin来源:爱活网

我有网瘾① | 我自认为是个网虫,你们却说是网瘾

编者按:

那些曾经被杨永信“教育”过的孩子们,后来都过上了的所谓“正常人生活”,如今已被浮出水面。每次看到诸如此类的相关信息,只会令人感到更加愤懑。

我们幸运的是,虽然被父母扣上“网瘾”的标记,但没有接受过杨教授的“教育”,我们有的人,就是杨教授口中实实在在的网瘾少年,为了上网无数次跑去网吧被抓回家打;有的人,从1996年开始上网至今,没有一天离开过电脑;有的人,为争辩自己没有网瘾几乎每天都和父母吵架;有的人,每天翘课去网吧,只为坚持自己的爱好……

而这些少年们,如今已经成年,也有了正经的工作。我们随机采访了身边80后至90后的青年,他们从事着不同的职业,但都经历过对抗网瘾的那个时代。以下是这些没有接受过杨教授教育的网瘾少年的故事,为保护作者个人隐私,将不透露过多的个人信息,作者名均为化名(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我们将以连载的形式在主站和微信公众号(微信搜:evolife)进行刊发,做这个连载,只是想证明一件事,网瘾不会毁了你的一生。

连载回顾:

我自认为是个网虫,你们却说是网瘾

我承认我就是一名网瘾少年,还是最典型的那种

从1996年开始上网至今,我自认为是个网虫,你们却说是网瘾

作者:千年网虫

14.4K贺氏猫起家,玩过泥巴,战过BBS,最终不可避免的沉迷于Quake3、UO网络创世纪、万王之王不可自拔。是的,如你所知,在网瘾这个词没有被发明以前,我就已经通过包月的ISDN和ADSL每天耗费十多个小时在虚拟世界游历。

在那个年代,对于耗费大量时间上网的人,有个没那么灰暗的名词——网虫。那时候的互联网才刚刚进入World Wide Web时代,张朝阳和李彦宏还在学校写作业,网易还叫netease.com,最火爆的论坛叫做四通利方,也就是今天的新浪网。

随后,宽带中国,有了上网包月,网瘾一词席卷而来——网虫迅速被形容为面目狰狞,杀妻弑父的一小撮坏分子。在那段时间,炫耀自己的IT知识万万不可,否则会遭遇此人有杀人放火的猜忌。游戏更是绝不能玩,电子海洛因会让你七孔流血暴毙于网吧。

网瘾

早期的网吧和游戏机房一样偷偷摸摸,聚众联机和今天的聚众吸毒没差多少,只是朝阳群众还没觉醒。中午流连于黑网吧是那个时代所有在校男生的经历,这些经历多半还会加上Duke 3D、C&C、帝国时代等名词。再后来,网吧开始登堂入室,聚众联机已经能被社会所接受,偶尔成绩出色聚众联机也未尝不可。

在我短暂的记忆里,社会和网吧分道扬镳的转折,来自于蓝极速事件——两个十多岁的熊孩子在被这家海淀区网吧以年龄不够拒绝上网,熊孩子越想越气,在OICQ上一合计商量,买了5块钱汽油一把火烧掉了网吧。

从1996年开始上网至今,我自认为是个网虫,你们却说是网瘾

最终网吧内的25人命丧黄泉。当时的社会将25人死亡的重大事故归咎为两个熊孩子沉迷OICQ聊天,丧失理智。熊孩子网瘾发作,随手夺取25条人命的都市传说广为流传。战网魔,杨永信,陶宏开以此为契机粉墨登场。

从1996年开始上网至今,我自认为是个网虫,你们却说是网瘾

我以为在微信自媒体养生的20个秘诀绑架下,网瘾论者最终会因为无法抗拒对与永生的执着而放弃。可这几周网瘾少年亲历记又把故事重新复活,续拍第三季。

自1996年我开始每天保持近10小时的上网时间,沉迷过UO、QUAKE3、KOK等化石游戏,最初被定义为网虫,现在可能会被定义为网瘾。20年后的今天,我既没有暴毙于网吧,也没有当街杀人放火,倒是哪些网瘾治疗中心,打死了人,建立了古拉格,选出了统治者。虚拟世界的权力和现实世界的权力,究竟谁更易上瘾?

(编辑:erin)
正在加载评论...